天辉创意中文文学>玄幻>短篇杂货铺 > 04 青梅竹马一边G一边问第一次的经历
    文青霄的声音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,谢承之顿时感觉汗都冒出来了。对,没错,文青霄理论上是知道这件事的,他在小学某次夏令营的时候和文青霄一起洗过澡,当时文青霄还说他俩竟然不一样,谢承之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。谢承之知道他其实不应该把身体给别人看,不过他当时年纪太小不明白为什么不可以这么做,也觉得给文青霄看一下没关系。后来话题就被岔开了,文青霄似乎没有过于纠结他们的身体为什么不同。后来谢承之确实担心过一阵子文青霄会把这件事说漏,但是文青霄从未提起这件事,其他同学也看起来完全不知道,谢承之就放心了下来,这就给了谢承之文青霄早就忘了这件事的错觉。可是文青霄竟然记得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是用前面做,还是后面做呢?”文青霄凑得更近了,呼吸的热气几乎把谢承之耳朵烫红了。

    只是经历了一次性事,却要被人如此逼问,谢承之怎么可能想得出合适的回应?

    “那我猜猜好了···”他撩起了谢承之T恤的下摆,“原来你的胸肌这么大···”他说着和前一句毫不相干的话,把仿佛被施了定身咒的谢承之困在自己和床之间,伸出一只手覆在谢承之的胸膛。谢承之毕竟还是和男人不太一样,连胸部也要比别人的胸肌软,“不过这更像是奶子吧···”文青霄给出了更精确的评价。

    什么奶子啦,这么下流的说法!谢承之被文青霄的粗俗的说法惊得一句都说不出。霍衍才刚刚让他称呼那个地方为小穴,他想想就羞得不行,一股水顿时就从他身体里冒了出来。他之前才不会这么讲,“那个地方”就是“那个地方”,根本没什么特别的称呼。胸部就也只是胸部,文青霄却说这是奶子。

    “承之的乳头也很大···”

    实在是太羞耻了,难道连乳头的大小也要被评价吗?“唔···”他还没来得及害羞完,文青霄就已经开始揉弄他本就比平常人更敏感的乳头了。他平时自己不怎么弄,霍衍上次也没有很仔细地照顾,文青霄的玩弄就显得太刺激了。又痒又舒服的感觉从谢承之的胸上传来,他感觉自己的下面正在不受控制地收缩,有什么东西也正在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乳头也变硬了,真热情。”更加温热的口腔包裹住了敏感又娇贵的乳尖,有些粗糙的舌尖刮在娇嫩的表皮上,差点把乳孔都吸开了。这个部位根本禁不起这样的对待,只能连带着让女穴一股一股地流水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···”谢承之虚虚做出推开文青霄的动作,其实手上一点力气都没有,他的身体早就因为乳头被玩了卸掉了力气。哈···不对,不能和文青霄这样的···可是又很舒服,他思考不了太多,连文青霄的一只手塞进了他的内裤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很舒服吗?只是摸了摸乳头就这么湿了?”

    怎么才是摸了摸乳头呢,明明又捏又吸的,乳头哪里受得了,怎么可能不流水呢?文青霄说得好像他很淫荡一样,其实是他玩得过分。但是谢承之根本没法为自己辩解,他只要一张嘴就会发出呻吟。因为他现在更说不出话了,文青霄的食指和中指已经微微探入了女穴,带出来一股晶莹的液体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承之流出来的呢···”文青霄终于把手从谢承之的内裤里拿了出来,把手放在他眼前。这仿佛是一种挑衅,把谢承之十分淫荡的罪证摆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因为你···弄···它们···”谢承之越说声音越小。终于可以说出话了,但是却因为羞耻无法将被文青霄玩弄乳头的事实讲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?”文青霄说罢又把谢承之一侧的乳尖含在嘴里,另一边则是用手安慰着。

    文青霄即使是做着下流的动作,看起来也有一种无法亵玩的感觉——至少谢承之想象不出来文青霄承受玩弄的样子。可是自己呢?明明自己才是被人玩了,还要被说流了很多水,仿佛错在自己淫荡一样。

    “别开这种玩笑了···”谢承之忍着快感,尝试再一次阻止文青霄做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“才没有开玩笑。”文青霄的手指又进入了那个分泌着液体的部位,这次它们没有在入口的地方徘徊一下就离开,而是浅浅地在穴口抽插着。软肉热情地吮吸着手指,果然还是感觉很紧,就算已经被干过了一次。“他就是这样用手插你的吗?”

    “唔···”谢承之想起来那天霍衍说想看看他的女穴,结果看着看着就忍不住舔了,还想把舌头放进去。

    文青霄看他一脸潮红,手上又是一股热流喷了出来,也猜到他多半在回忆破处那天的事。一种无名的怒火顿时涌了上来,如果自己是第一个呢?这些年来他也不是没有需求,但是他不喜欢把关系复杂化,尤其是不想让自己和谢承之的关系变得混乱。结果呢,谢承之的第一次就这么给别人了。他生气的不是谢承之不再是处男了,他是觉得谢承之应该把第一次给一个亲近的人——但是谁又比他更亲近?他加快了手上的速度,淫液随着他手指的动作沾在了他的皮肤上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用手干你?吸真紧,完全看不出来已经被干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文青霄,你清醒点!”谢承之几乎是用最大的力气说出了这句话。他确实是想过和文青霄做爱,但是他不想为了满足性欲就把自己和青梅竹马的关系搞得一团乱麻。

    “和自己的青梅竹马做不是也很好吗?”文青霄的中指冷不防按在刚刚冒出头的花蒂上。